再穷不能穷教育,印尼教育的5年风口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

“我要上学”

 

 

1991年一张“我要上学”让中国人记住了那双大眼睛。

如果说我们现在不能再被这双眼睛打动,那绝对不是因为照片中的女主已经当上了工商银行安徽省团委书记,而是"我要读书"这样的口号已经得不到大多数人的共鸣了。

中国经济和教育在过去25年的发展,让大多数人不再为上学而烦恼,而是更关心自己下一代怎么接受教育。如无意外,曾经的全民形象大使苏明娟可能现在该考虑的不是能不能上学,而是要不要给小孩报个"猿辅导"还是"VIPKID"了。

国家站起来了,随之而来的是对教育的质量有了更高的追求。

而质量,正是教育投资必须要猛敲黑板的重点。国内投过教育的VC基本上都吃过对互联网流量思维盲目崇拜的亏,中国人聪明,电商、游戏甚至是生产手机都可以用纯互联网思维,但是教育不可以。

教育是一个长尾且群体精准的事业(小罗盘认为这里使用“行业”有点小看教育的影响了),重口碑,靠买量去推广基本是烧钱竞争恶性循环的开端,总有人愿意花更多的钱打广告,广告推广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一些位置,坑被占完了剩下的就是给广告打工了,而且效果还相当感人。

大如VIPKID这样的品牌,也基本要将老用户推荐新用户当作是自己50%的用户来源。因此,运营在教育事业只是排头兵,炮灰散尽之后,拼的就是用户对服务和产品的认可度。

同样的道理,适用在东南亚各国,包括人口最多的印尼市场。

2

印尼最大线上教育平台

印尼最大的在线教育应用 – Ruangguru,虽然模式是国内已经被翻炒过无数遍的平台类补习产品,主打考前培训,线上包括老师及时答疑和20人的线上培训等,而线下则提供补课家教撮合,变现方式为平台订阅费加上撮合佣金的结合。

那么,同样的模式这么多,Ruangguru到底为什么能成为印尼的线上教育第一平台呢?

1. 赶上了好时候

这个其实要配合起时代和定位来说,就在Ruangguru创立的那一年,佐科开始了自己作为印尼总统的政治生涯,而佐科正好是印尼历史上最注重教育的总统,没有之一。在全国开始倡导教育之际,Ruangguru填补了线下补习的缺口,那一年,印尼有超过6000万的青少年学生,但是整个补习行业却远远没有能力面对飙升起来的需求,当时印尼全国规模最大的三个补习机构只能满足30万不到的需求。

2. 选中了好队友

Ruangguru与日本最火的社交应用Line建立了合作,推出Line Academy app service,在推出的6个月内就收获320万用户。同时,和政府搞好关系在印尼也至关重要。Ruangguru从成立之初就一直争取成为各地方政府学习管理系统(LMS)的合作伙伴。去年,Ruangguru成功地与印尼32个省政府和326多个直辖市合作。

3. 烧钱的生意融资有“狼性”

去年夏天Ruangguru成功完成了由新加坡UOB银行旗下的私募基金接近1000万美元(未对外公布)的B轮融资,过去的投资方还包括印尼本地机构East Ventures和印尼华人大族Lippo(力宝集团)旗下的Venturra Capital等。投资方都是全明星阵容,在不久的将来,下一次Ruangguru出现在我们视野的时候,可能就能看到中国巨头作为投资方的身影了。

3

抗周期? 从高质教育投起

最近,前阿里巴巴高管、嘉御基金创始人卫哲在一个创投活动中表示三年多投资教育类项目的偏好有三:有考试驱动,有考级驱动,能够增加就业竞争力。

印尼政府在宪法上就硬性规定了教育预算投入要超过财政预算的20%(中国2018年的数据是4%,已经属于历史性跨越)。2017年,印尼在教育上的投入超过400兆印尼盾。而增加教育投入的原因很可能是和佐科以经济发展为纲的出发点一致:就业人才培养。

印尼目前的工作人口中,大学本科学历以上的比例只有7.2%, 相比于邻国马来西亚的20.3%,还处于非常低的水平。特别是在工程师方面,每100万个工作人口里面只有2671位工程师,而在同样处于发展中国家之列的越南,这个数字是9037。从各样的数据来看,印尼教育还有非常的的缺口,而配合起政策的支持,在未来数年,印尼即将出现大规模的教育改革运动,大学人口为了配合未来经济发展的专业就业人口需求,印尼教育的爆发"当量"将会远高于东南亚其他国家。

在这样的国情下,卫哲对国内的判断其实跟印尼的情况相当匹配,首先考试驱动和考级驱动的自然不必说,“考试成绩”是大范围衡量教育质量最有效率的方式。但是小罗盘认为,除了要注意到考试培训之外,在印尼目前大学本科和之后的教育力量相对薄弱的情况下,印尼以英语为主的语言教育和海外留学培训更会迎来大爆发。

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印尼政府目前对自己国内大学在短期内发展成世界一流的大学没有太大的信心,所以更倾向于提供个人奖学金的方式资助国内优秀学生出海深造,学成后再回来建设祖国,人是建设本土教育和经济的前提,教育建设可能跟很多事业的发展方向不一样。

印尼目前最好的几所大学包括印尼大学(UI),万隆理工学院(ITB)和泗水理工学院(ITS),即使已经"加班加点"产出理工人才,但是对于整个国家的基建发展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而且人才这东西,不是三个臭皮匠就真的能抵上一个诸葛亮的,很多时候,没有诸葛亮就没有高速发展。

以往以“量变引发质变”的法则在教育事业仿佛失了效,教育应该是“借助外部资源的质变带领内部的质变与量变同时发生”。

还记得2016年的时候,印尼总统佐科说过一句非常有深意的话,中文意思大概是说: 教育不只是让印尼人更聪明,而是让每一个人,成为真正的人。

只要一个国家有上进心,投资教育就是那个恒定存在的“风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