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生创业 > 列表

两名以色列大学生,做成价值13亿美元公司

2022-06-18 16:42来源:互联网

腾讯、阿里看上了同一家以色列公司。

近日,来自以色列的Optibus完成金额1亿美元的D轮融资,腾讯出现在投资者名单上。

这轮融资使Optibus的累计融资总额达到2.6亿美元,估值13亿美元(87亿元人民币),成为第一家公共交通领域的独角兽公司。

巧合的是,2018年,Optibus在Insight Venture Partners牵头的一轮私人融资中筹集资金4000万美元,阿里巴巴也参与了此轮融资。

能让腾讯、阿里踏入同一条河流,Optibus究竟有何魅力?

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告诉创业邦,腾讯、阿里对自动驾驶、智能交通,包括城市大脑方面都有布局,认为这些方向颇具发展前景,Optibus在算法方面也有很多独到的地方,所以应该是这样的理由做了投资。

图片

一次偶然的创业

撬开一个万亿美元市场

Optibus的成立颇为偶然。

Optibu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mos Haggiag的父亲,是以色列当地最大的公共汽车运营商之一的首席财务官,也是第一个让他熟悉交通运营复杂性的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经常在家与父亲讨论,Amos Haggiag对公共交通运营的复杂性有了直观的感受。

“公共交通运营问题的艰巨性,以及它可以通过应用数学来解决的事实让我着迷。”Amos Haggiag说。

高质量的公共交通对城市健康乃至经济发展的巨大重要性也让Amos Haggiag深受启发。

Amos Haggiag从来没拥有过汽车,更喜欢使用个人电动移动设备,比如独轮或电动滑板,或者乘坐公交车。

图片

在以色列本古里安大学学习期间,Amos Haggiag发现,公共交通调度是一个超级有趣和复杂的数学和计算机科学问题。

一天,一位同学的出现改变了Amos Haggiag的人生,他就是Optibu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Eitan Yanovsky。

他们思考了如何实时优化整个城市的交通问题,并着手设计复杂的算法来实现这一点。

“我们对这些算法进行了微调,在公共交通运营商身上进行了测试,直到我们提出了一个比其他任何解决方案都要先进得多的解决方案。”Amos Haggiag回忆。

就在那时,也就是2014年,他和Eitan Yanovsky创立了Optibus。

Amos Haggiag认为,公共交通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但每个人都忽略了这个市场。虽然投资者正在涌向自动驾驶汽车的下一代技术,或寻找新的移动形式,但大规模移动是一个需要数字化转型的巨大市场,因为其中很大一部分仍然是用纸笔或电子表格来管理的。为公共交通创造良好的运营计划是一个难题,这就是Optibus要解决的问题。

Optibus打造了一个端到端的云原生SaaS平台,由人工智能和优化算法提供支持,以简化运输规划、调度、排班和运营。

目前,Optibus的平台已被1000多个城市的运输机构和运营商采用,其中包括英国最大的公共交通运营商Stagecoach Group。

尽管Optibus的业务已经走上正轨,但是在Amos Haggiag看来,公司创立初期时做出的一些决定注定是错误的。

比如在Optibus开始首轮融资的几个月前,Amos Haggiag和员工们搬进了一个新办公室。

Amos Haggiag认为,他租了一间比公司所需要的大得多的办公室。但不到六个月,他们就觉得这间办公室太小了,不得不搬到一个更开放的空间。

“我们最后租了我们上面的楼层,现在我们把公司分成了两层。”Amos Haggiag说,他从中学到的是,初创企业的增长很难预测,应该随时提前为指数级增长做好准备。

图片

腾讯、阿里想寻求业务协同

在杨光看来,腾讯、阿里投资Optibus,源于过去以色列在公共交通领域诞生了一些不错的公司。

早在2010年,打车平台Gett 由 Dave Waiser 和 Roi More 联合创立,总部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

在C端市场,Gett 提供的服务跟Uber和Bolt 一样,用户在 Gett 平台上下单后,司机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将他们载往目的地。Gett主要在欧洲和北美地区开展业务。

除了C端,Gett 的业务也逐渐向B端差旅市场延展。Gett 的 SaaS 全球差旅平台可为企业管理者提供从订票、乘车到发票和分析整个乘车预订体验的服务。该轮融资获得的资金,Gett 将用于在全球范围内发展企业 SaaS 平台。

“Gett类似中国的滴滴,在以色列依靠招募司机做起来的出租车平台,后来发展也很好。”杨光说。

2020年,英特尔还以9亿美元(6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以色列出行公司Moovit,将其并入英特尔子公司Mobileye(2018年收购的以色列自动驾驶企业)的业务部门。

Moovit公司是世界领先的公共交通数据和分析公司,在全球102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公共交通、自行车以及两轮电动车服务,整合城市内的出行信息。

就像英特尔子公司Mobileye总裁说的那样,收购Moovit补全了Mobileye宏伟蓝图中的最后一块拼图。杨光认为,英特尔让Mobileye解决乘用车、商用车智能化的问题,Moovit负责解决公共交通预测和优化的问题,加速出行即服务(MaaS)的到来,腾讯、阿里可能也是类似的思路。

也就是说,Mobileye的芯片技术和Moovit的出行平台,让英特尔打通了自动驾驶和出行服务两大渠道。而腾讯、阿里则需要Optibus来加强出行平台板块的业务。

图片

互联网分析师梁振鹏告诉创业邦,首先腾讯、阿里有雄厚的资金,他们本来就有很多投资业务,账上也有丰富的现金。所以,对外进行风险投资也好,PE、私募股权投资也好,这些都是腾讯和阿里一直以来在做的事情,因为他们要让自己公司账上的现金产生增值。

他认为,腾讯和阿里都在做一些跟地图,公共交通有关的业务,比如腾讯有腾讯地图,阿里收购了高德地图,所以相对来说,他们投资以色列这家交通调度软件运营商和自己的业务有可能在未来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目前,腾讯的智慧出行业务版图包含了智能座舱、自动驾驶、数字营销、出行服务、汽车云数字化解决方案等涵盖产业链各环节的产品及解决方案。Optibus的SaaS平台和算法,可以充实腾讯出行服务板块的实力。

阿里在自动驾驶技术上申请了139件专利,其全资收购的高德正在以聚合打车模式抢占流量入口,阿里连同蚂蚁金服在内的经济体,在出行领域已经投资或并购了超过30家企业,投资Optibus也在情理之中。

达睿咨询创始人、首席分析师马继华则对创业邦表示,马云曾经非常看重以色列的科技研发能力和创业环境,阿里也是几乎每年投资一家以色列企业。

2018年,马云曾在以色列创新中心揭牌仪式上表示,在以色列,创新和水、空气一样普遍,大家都在讨论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以色列。

2016年至今,阿里先后投资了以色列增强现实(AR)镜头制造商 Lumus 、以色列GPU数据库提供商SQream、以色列旅游科技初创公司Hotelmize等。

“交通是智慧城市以及大数据应用的重要领域,也是人工智能和算法的集大成者,具有相当大的应用前景,也是培育下一代技术的载体。互联网科技公司投资这样的公司,就是在投资未来科技。”马继华说。

他进一步指出,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公司往往小而美,技术专注而前沿,组织能力和人才储备都很好。中国资本与之合作,既可以帮助这些公司在最大的单一市场落地,更好地实现产业化,也可以让中国公司学习其经验招揽相关人才扩展视野,从而实现双赢。

图片

前瞻性强的“小而美”创业

事实上,不只是腾讯、阿里,近年来,越来越多以色列科技创新公司开始受到中国资本的青睐。

在这波以色列投资热潮背后,对中国创业者究竟带来了哪些启示?

杨光指出,第一,以色列非常注重单点创新突破,不需要把东西做得很大,只需要解决一个具体的小问题。

从这点上来讲,中国的最大优势在市场,许多人并不倾向于做小而美,而是尽量做一个大而全的、天花板也够高的项目,中国就有很多集成式创新的公司成长为庞然大物。

但不少以色列的创业者在做一个小的技术点,他们觉得,只要能突破某个技术点,大概率能够得到客户、市场的认可。做得好几亿或者几十亿美金卖掉,做得不好可能估值几千万美金。

图片

如果一家以色列创业公司有价值、有IP、有专利,大公司就会有意愿去收购这家创业公司,有些情况下甚至是acqui-hire人才收购。acqui-hire主要以团队人才为主要收购目标,而非产品、技术或客户,通常发生在大公司收编创业公司团队的情况下,在以色列也非常流行。

而这种模式在中国目前的创业文化、资本市场环境中有点水土不服,像国内中大型上市公司收购亏损的早期科技公司就不太常见。

“一些公司只看中了人才,对于创业公司相关的IP、客户等资源并不感兴趣,也可能会直接开价数倍工资,挖走部分甚至全部团队的关键人才。”杨光表示。

在中国,做特别小的一些技术点会有挑战,投资人投项目一般先看TAM(total addressable market即可获取市场规模)有多大。TAM太小,项目融资、后期退出都会面临一定的挑战。

随着之后整个中国技术创新的开始,比较大的技术领域基本都已有创业者占了坑,下一个创业突破点将会是各种细分技术点。

“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未来可以预见到的变化,在创业方向选择上的一种变化。”杨光判断。

此外,以色列创业者的前瞻性很强,能够提前预判未来趋势,这也值得很多中国创业者学习。杨光表示,中国人口众多,市场空间广阔,观察国内科技创业者,着眼于当下或者近一、两年机会的创业者数量,还是远超着眼未来三五年的创业者数量。

而以色列创业者则不同,一定会去看未来三、五年技术的趋势。他们基本不做商用化在望或者已经成熟的技术。因为他们深知,在这些领域竞争不过欧美或者中国的竞争对手。

“现在就去耕耘新技术,搞个两三年,等到技术、商用环境成熟的时候就有先发优势。这也是未来中国的技术创新一定会发展到的阶段。”杨光说。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

热门推荐

更多>>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 青年创业资讯首页http://m.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