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被重罚,冯小刚等明星大撤离,霍尔果斯凉凉?

封面题图|《金钱帝国》

《双城记》的开头,狄更斯写到: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的确,对中国影视资本市场来说,这个时代是最好的,同时也是最坏的。看似高歌猛进,背后却是乱云飞渡。

10 月 3 日,崔永元举报范冰冰「阴阳合同」涉税问题最终一锤定音,须补缴税款罚金 8 亿余元。然而崔永元一点心情都没有,在《一声长叹一声雷》的结尾,他写到:崔永元,你怎么会把一手好牌打成这样?昨晚,梦见了远在天堂的父亲,他说,记住三个字:不能退。

随之传来的是霍尔果斯百家影视公司注销的消息。据媒体报道,《伊犁日报》的版面都快不够用了,仅 8 月 27 日一天就刊登了 25 则「注销公告」。霍尔果斯,这个听名字就很遥远的地方,曾经是「避税天堂」,如今,迎来了一众公司的「逃离」。

▲ 霍尔果斯口岸

「错过了深圳特区,错过了上海自贸区,不能再错过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这是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大楼一侧的宣传标语。自古以来,霍尔果斯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位于整个中国地图的「鸡尾」 部。虽然常驻人口只有 8.65 万,却是通往中亚的重要通道,拥有全国最大常年开放的铁路客货运输口岸,并且大半个中国影视圈在此注册了公司。

在哈萨克语中,霍尔果斯意为「财富积累的地方」。

如同一阵风,明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入夜的边疆小城异常安静。随着 2010 年 5 月,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决定在喀什、霍尔果斯两座西北边陲城市建立经济开发区后,霍尔果斯经济迎来了猛增。

根据 2011 年 10 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支持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建设的若干意见》,我国将采取提供财政补助、税收优惠等 10 大措施,将霍尔果斯建设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和推动新疆跨越式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点。

意见指出:针对影视传媒新注册公司, 2010 年至 2020 年间,在霍尔果斯新注册公司五年内企业所得税全免(国税 15% 和地税 10% ,共计 25% ),五年后地方留存的 40% 将以「以奖代免」的方式返还给企业。换句话说,地方留存部分全免,时间也是五年。此外,增值税和附加税地方留存部分还有奖励政策。

假设某公司年营业额 8000 万,平均利润率 13.7% ,增值税实际税负率 3.7% ,按正常情况,企业所得税+增值税+附加税一年要缴纳 605.5 万。在霍尔果斯,假设增值税及附加税总额地方留存部分满 100 万,按最低的 15% 奖励标准计算,最后税收优惠 301.5 万,比原来节省了 49.8% 的税收。

当然,这还没算员工所得税部分。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基本都是「空壳」,没有员工真的去办公,但是按照政策,员工个税是可以在霍尔果斯享受优惠的。

除了免税之外,霍尔果斯还有「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等诸多优惠和奖励政策。对注册落户于此的招商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工作效率高,服务态度好,办理手续流程简单便利。继 2015 年率先在全疆推行「三证合一、一证一码」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后,于 2016 年 8 月又率全疆之先开展「五证合一」工作,审批时限由原来的 7—10 个工作日变为现在的 3—5 个工作日,这对霍尔果斯打造最优质的投资和发展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观音山》| 国内许多电影公司在霍尔果斯也注册了公司

2013 年至今,国内主流的电影公司超过一大半已经在霍尔果斯注册了公司,比如,光线、华谊、博纳、乐视、嘉映、华策、欢瑞世纪、喜天等,总数一度超过 1600 多家。

而这些挂名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扎推出现,是其背后的明星和金主们在这个六线小城跑马圈地的结果。

在这些影视公司中,明星直接担任法人或间接控股的包括范冰冰、吴秀波、黄渤、赵本山、李湘、刘涛、陈建斌、王学兵、张嘉译、徐静蕾、梁静、吴奇隆、陈坤、关悦、胡军、韩寒、宁浩、张猛等。

另外,还有与明星间接关联的公司,比如杨洋、宋茜、刘颖持股的霍尔果斯悦凯影视。

由于从事相关产业的运营管理的影视传媒公司正成井喷式的增长,中国影视之都霍尔果斯,已经成为了影视公司的集聚地。霍尔果斯这个名字也频频在银幕上出现,《战狼 2 》的字幕中一片霍尔果斯开头的投资公司,更是成为了这个小城的免费广告。

2014 年 9 月 26 日,霍尔果斯正式揭牌建市。据伊犁新闻网报道, 2017 年 1 月至 8 月,霍尔果斯引进注册企业已达 6967 家,是 2016 年的 9 倍。其中,影视类、文化类、科技类和投资类企业增长迅速。但实体企业仅占 2% , 98% 以上都是没有实地经营的注册型企业。

有媒体报道,许多明星工作室注册在霍尔果斯,这些工作室注册资本只有 1 万元,实为空壳,只用于财务运作,享受税制优惠,并非真心在此生根落地。在资本疯狂涌入霍尔果斯的时候,行业内有人将这儿称为「霍莱坞」。

明星资本创造高价值的同时,也出现了高价收购空壳公司、与上市公司利益捆绑、利用税收政策优惠等多种多样的创收或避税方式。

▲《公众之敌》| 税务部门开始全面严查

2018 年上半年,霍尔果斯实现地区生产总值 22.25 亿元,同比增长 11.3%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指出,影视公司能否给当地的社会、经济、就业带来变化,关键要看它带来的文化产业能否扎实落地。如果只是空转,没有实质性投资,政策就归于失效。

今年 1 月份,霍尔果斯开始调整税收优惠政策。当地相关部门提出企业必须实体落地,有固定面积的办公场地和相应的办公人员,并为员工缴纳社保,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 20% 用于当地投资,缴纳保证金等条件。经营成本压力之下,去与留,成为摆在影视公司面前的一道难题。

三个月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局又下发《关于暂停执行「一址多照」政策的通知》,霎时间,一址难求、房价上涨。同时,霍尔果斯对 2118 家企业因税务存在疑点问题要求自查,影视文化类企业占据多数。包括霍尔果斯唐德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霍尔果斯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以及印纪传媒等上市公司子公司也在名单之中。

事实上,当霍尔果斯在众人眼中还是「税收洼地」时,有公司已经开始主动撤离。 5 月 2 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成翼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计划注销霍尔果斯成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如果说彼时的霍尔果斯政策让企业还有选择余地的话,今年 5 月底,崔永元爆出的「阴阳合同」,偷漏税等一系列影视圈行业内幕和潜规则让空壳公司最后一点希望泡了汤。不仅范冰冰被牵扯其中,被罚 8 亿余元,对于明星以及这些空壳公司,税务部门开始全面严查。

随后,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但影视行业并没有因此整改而焕然一新,整个行业只是像在被「放血治疗」。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袁正发文称:金融危机之后,中国进入经济新常态,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各行各业都不景气,在这种大环境下,娱乐业却一路辉煌,片酬一年一个台阶地涨,「三十年涨幅超过了 5000 倍」,古今中外,有哪个行业的价格可以三十年增长 5000 倍?

▲《罗曼蒂克消亡史》| 曾经的「税收洼地」

开始上演「大逃离」

自政策收紧以及范冰冰事件曝出后,这个曾经的「税收洼地」,开始上演「大逃离」。据《伊犁日报》统计, 6 月至今至少已有 102 家霍尔果斯影视公司注销,包括:徐静蕾、赵文卓夫妇、冯小刚等持股公司。

据业内人士透露:明星退出或者注销名下公司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毕竟谁都经不住查。

空壳公司的消亡,会让霍尔果斯短期经济收益减损,但长期来看是刺破影视行业虚高收入泡沫、铲除滋生偷税漏税土壤的有益之举。此外,范冰冰「阴阳合同」案也为影视行业发展敲响了警钟。国家税务总局通知明确,从 2018 年 10 月 10 日起,各地税务机关通知本地区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影视行业企业和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根据税收征管法及其实施细则相关规定,对 2016 年以来的申报纳税情况进行自查自纠。

实际上早在 2017 年,国家对影视融资并购严格监管后资本纷纷离场之时,影视公司便面临融资困难、资金链吃紧等问题。今年上影节期间,光线掌门人王长田更是坦言:未来一两年内可能有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原因是行业融不到钱又没钱可赚。有些影视公司的创始人和从业人员确实被光环笼罩,个人的行为也伤害了投资者的感情。

随着行业凛冬将至,明星资本能否在低谷中完成蜕变涅槃?前路漫漫未可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