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创业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战略发展

中国最易死亡的7类民企大汇总

  9月9日,在苏州昆山周市镇的惠宇包装集团门口,停着一长溜的车辆,其中有惠宇包装的供货商,也有民间借贷的债主。据悉,这些人是在获悉公司资金链断裂后赶来要债的。

  据该公司员工透露,一些原纸供货商听闻消息后紧急调来车辆拉回未付款的整卷原纸。目前原纸仓库被清空,工厂也被迫停产,政府部门已经派人进驻工厂,但老板并没有露面。 因为老板不愿露面,此前借了大量钱款给惠宇的一名债权人心急如焚,甚至爬上惠宇厂房,以跳楼相逼,幸好被消防人员及时救下。

 

  据公开资料显示,惠宇集团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拥有6家子公司的大型纸包装集团,现在员工上千人,年产值逾7亿,是当地的龙头包装企业。主要客户有富士康集团、万福阁家具、台达电子、华美电器、天乐数码、康佳集团、泰普森集团、坚田电机、好丽友食品、华硕集团等一大批知名企业。

  对于惠宇包装资金链断裂一事,位于昆山的一家包装企业的负责人并不觉得奇怪。他表示,由于近几年纸箱行业早早进入微利时代,惠宇集团却大肆扩张,从2007年至今先后新建扩建四家分厂,导致资金十分紧张。

  由于扩张太快,公司的管理一直没跟上。虽然从永丰余挖了大量管理人员,且公司福利制度不错,中高层管理人员也算稳定,但基层员工却不太稳定,听老同事说新人很少能熬过1年。有员工在私下说,感觉惠宇公司比较浮躁,企业文化很功利,基本上大家都盯着自己那点KPI,还美其名曰结果导向。

  此外,从2014年以来,苏州建联、宏晖等大型电子厂纷纷倒闭,三星、普光光电、泰金宝等在苏州的工厂渐次撤离,导致昆山纸箱行业竞争更加白热化,企业基本无利润可言,这或许是压垮惠宇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有行业人士分析,迟迟看不到行业转暖,等来的却是更加严酷的寒冬。对于那些2008年后疯狂扩张的企业来说,情况极为不利。相信这一轮大洗牌,还将有很多企业步惠宇后尘。

  近期,不断传出民营企业倒闭的消息。中国实体经济已亟需转型升级,中国民营企业如果不抓紧时机尽快转型升级就会被残酷淘汰。接下来,我们以中国包装行业为例,探讨中国民企的7大死亡原因,希望所有的民营企业引以为戒。

  靠高利贷维持运转的企业

  2014年,被称为惠阳本土“印刷大王”、有着过亿身价及数千万资产的金利金包装印刷制品有限公司老板陈金水携50家眷跑路。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陈金水早前借了数千万高利贷无法偿还。引发广州纸业地震的金山联纸业老板郝艺远在欠债16亿元跑路前,其高利贷融资成本月息4分以上。青岛金田福包装老板,在携巨款和90后小三跑路前一个月,田老板跟身边的朋友亲戚开始疯狂借钱,多高的利息都可以。

  众所周知,除了国有垄断下的烟包印刷还能保持高额利润外,普通包装制品的利润率大多低于15%,而一些P2P的融资平台的费率甚至高达40%以上。企业一旦走到这一步,除了不断地以贷还贷外,根本无力偿还。因此,这些企业最终的结果只有被收购或破产两条路。

  陷入资金互保链的企业

  近几年来,各地反映的包装印刷行业“跑路”事件频繁见诸报端,其中一些跑路事件的背后存在互保链的阴影。

  浙江永邦包装有限公司2013年6月停产歇业,并非产品和订单的原因,主要是叶永佩帮其他企业担保,被担保企业破产后殃及永邦包装,致使其资金链断裂。

  2014年,中国包装行业的龙头企业、中国慈善标杆性企业、浙江瑞安50强企业,浙江华滨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宣告停产。知情人士透露,最终迫使华滨停产的根本原因还是担保链出的问题。他估计华滨为其他企业担保的金额在亿元以上。而华滨也涉及房地产、矿产等产业投资。

  此外,位于温州的大型印刷企业六桂集团、天达集团、温州台港印业、温州恒丰印业、温州超友印业因资金链断裂倒闭也是因为银行贷款互保。

  盲目多元化的企业

  此外,破产跑路的企业还有一个外在因素,就是老板投资其它主业巨亏,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引火烧身。

  2014年破产的富仕达包装是因为投资房地产失败,泉州的宏泰、联盛、贵格等的破产据说也是把资金投向房地产、矿业等领域。

  这些企业投资都亏了,资金吃紧,产值又没跟上,受限贷款负债比例,从银行募集不到资金,最后一败涂地。

  设备陈旧、效率低下、管理落后的印刷企业

  2014年12月,建厂于1992年的深圳老牌印刷公司万彩印刷,由于经济萧条和制造业撤离中国导致公司订单呈逐年递减趋势。眼见印刷行业大势已去,加上自身年老体弱,老板被迫放弃三十年打拼起来的工厂。老板在垂危之际,给员工发绝命短信宣布关停工厂。2015春节后,另一家位于深圳宝安沙井的老牌印刷厂永联彩印也因为订单枯竭而倒闭。

  两家企业的共同特点是管理落后,企业生产效率很低,企业不断亏损。加上设备严重老化,公司没有资金进行转型升级,老板最终选择放弃工厂。

  触碰环保红线的企业

  近年来鉴于严峻的环保形势,中国政府已经加强了环保监控力度。《穹顶之下》的播出,中央政府对环保的调门大大提高,令一少包装印刷企业的环保压力徒增,若没有足够资金解决环保问题,企业或将面临巨额的罚款甚至倒闭。

  不久前,河南一些地方规定本地包装企业须停掉锅炉,统一采用政府要求的热力公司的供热,令企业成本大幅提升。焦作市武陟县中瑞纸箱包装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全中介绍道:“公司月产纸板300万平方米左右,原来用煤炭锅炉时,每月大概只需要十万元的供热成本,现在改用集中供热之后,每月供热成本提高至三十万元,一年算下来,将增加二百多万的成本。”

  2014年,被誉为“中国包装名镇”的河上镇曾经有200多家包装企业,在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原材料价格持续走高,企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的困境之下,近百家小微包装企业倒闭。

  客户结构单一的企业

  2014年12月14日,一则佛山顺德尚东印刷有限公司拖欠原纸供应商350万货款并指使人殴打前来讨债人员的新闻爆炸式扩散开来,南都、网易、搜狐、腾讯等各大媒体都竞相热炒,网上骂声一片,尚东印刷俨然成为千夫所指的恶棍。

  其实,尚东此前一直是一家经营不错信誉良好的企业。然而,其主要客户樱达电器的突然倒闭导致300多万元货款无法收回,令企业陷入困境。

  2014年4月,饮用水龙头农夫山泉决定产品线上380ML、550ML、750ML、4L瓶装水全部弃用纸箱包装,改为成本更为低廉的塑料膜包装。这一变化让为数众多的纸箱供应商措手不及,损失惨重!以湖北襄阳为例,农夫山泉在湖北襄阳的供应商有泰升、泰友、泰金鸥、华丽、华英等十来家,这一变故让这些企业订单锐减,个别企业订单甚至减少50%。

  在外资快速撤离,制造业倒闭潮加剧的情况下,中国的包装印刷企业面临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尴尬境地。一些主要客户的倒闭,或将直接压垮一些客户结构比较单一的包装印刷厂。

  传统的商业印刷企业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纸质媒体逐渐被电子媒体取代,书刊、杂志、报纸等印刷的市场大幅萎缩。

  2015年1月,广州最大的民营企业,新加坡上市公司丰彩传媒集团旗下的广州丰彩印刷正式停产并开始遣散千名员工。在遮遮掩掩、矢口否认了长达四个月之后,这家曾经的印刷王牌企业终于走完了15年的生命历程。2013-2014年,珠三角有一半以上的中小型印刷企业倒闭。

  正像一个专家说的那样,现在打败印刷企业的,绝对不是他们的竞争对手,而是行业的发展趋势。

  在内需、外需双双下降,商业印刷大幅萎缩的情况下,中国的包装印刷行业正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产能过剩局面。更为残酷的行业洗牌即将到来,您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