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创业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创业人物

李开复:太聪明的人不适合创业

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日前在华中科技大学做演讲。李开复说,对多数大学生而言,创业的失败概率很高,不妨一开始加入一家可以帮其创业的公司。

李开复还提及创业时IQ和执行力的关系。李开复说,IQ只有120、但有很强执行力的人,会比IQ是170、但执行力一般的人创业成功概率更高,因为执行力远远比IQ更加重要。

“聪明反被聪明误,特别聪明的人往往有很多点子,点子太多对创业并非好事,因为你作为一个老板,创业点子多了就完蛋了,如果每天进来一个新点子,什么都做,什么都做不出来。”

李开复说,创业者的专注非常重要,要能愿意为产品付出超过100%的投入,比如,湖北人雷军、周鸿祎每次上台时,眼睛发出火焰式的光,就可以知道他们多爱自己公司的产品。

李开复还指出,当前的投资人最喜欢的是连续创业者。这种人的特点是,不怕失败,愿意去做,且成功有成功的学习,失败有失败的学习,如今VC投资这类创业者的比例越来越高。

李开复:太聪明的人不适合创业
华科学生当天下午1点就排队等李开复演讲

以下是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华科演讲内容(内容有删减):

李开复: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可从美国的趋势推算中国,当然这个已经开始不太灵,因为中国互联网的结构跟美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就像今天如果你说好,IUG,互联网时代即将来临,那什么是投资的机会?其实也是一样,我们可以推算说手机,安卓型打造了巨大的一个平台。

那么物联网时代,物联网开发者需要什么?手机是不需要更多硬件可以成型?物联网还没有成型,所以有没有可能做一个安卓,使得软件、硬件都在这个上面,这就是一个趋势。

那么这个并没有什么困难,大家都可以预期趋势。我们只要能够深深研究过去的一些趋势,深深地认为历史会重复的话,这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创新工场现在做什么?我们在深深的研究几个领域,比如说我们在研究内容领域。我们会发现,在美国的内容产生的是一套,中国也有产生一套,哪些是可以延伸的?

我们会发现传统媒体的内容是怎么产生的?新媒体内容又是怎么产生的?这些都是可以推算出来的。所以其实这是可以研究,可以算出来。

我们花很多时间在研究已有的产业链,还有将有的产业链。我们还会花很多时间做什么?我们会研究一批特别包容的用户,他们有前瞻性,引导性,看他们在用什么?他们会引领世界。

那么这一批特别棒的用户在过去是谁呢?在过去都是那些发烧友,比如说雷军研究的,他做MIUI,就是针对发烧友,他们发烧友会把手机介绍给他们的父母、女朋友等等的。

所以研究了它,你就可以拥有一切,对不对。我们也可以看到锤子手机也是针对发烧友。

95后将是引领世界潮流

那么今天的发烧友会是谁呢?如果要做一个产品,要了解趋势,了解用户,谁是我们的今天的发烧友呢?是不是那些最会玩互联网也好,O2O也好那批人呢?其实不是,或者游戏,或者内容,甚至那批人,其实不是的。我们今天最重要需要研究的呢,是95后。为什么呢?

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一个分水岭式的变化。在以前的用户都是慢慢进步,比如说50后的到60后的,60后到70后,70后到80后,慢慢地在演变。

但是在过去这十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在座的每一位都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助力。你们从懂事以来几乎就活在互联网,而且基本上是在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时刻就拥抱接受了它,你们脑子里头没有那么多陈旧的概念,会变成包袱,然后让你无法前进。

所以我们现在花特别多的时间在研究90后、95后,甚至零零后,他们在想什么?用什么?因为我们认为八零后会慢慢学着你们,你们会带来世界引领的,引领中国的潮流。

然后比你们大五岁,十岁的大哥哥姐姐,他们会跟你们学习。然后少数的,比你们大二十岁的会跟你们学习。在我们可能就没戏了,可能就真的被时代抛弃了。

因为我自己其实很清楚,在网上看到我十年前就预测传统媒体将消失,纸书将不再存在,每一次发一条微博,就有出版社出来骂我,说李开复又在胡说八道。所以其实我应该是看这个趋势看得还是比较清楚,一定的程度是把美国的趋势延到了中国。虽然美国书的消失跟中国的消失走的是不一样的路径,但是都是在消失。

那么这预测,所以我要讲的是什么?一个趋势预测的可能是对的,但是实际上我是不是就把家里的书全部像秦始皇一样的烧掉,不是。如果你跟我很熟的话你会知道,我最爱做的事就是在一个大树下面,打开一本书去看。

所以我们这些人已经就要被旧时代洗脑,虽然我知道书会消失,但是我还是看它。所以我们这些人已经预测趋势,所以你们90后,95后将是引领着世界。

创新工场研究的趋势包括哪些方面

所以创新工场研究的这些趋势包括什么公司呢?在座有没有用美图的,多少?怎么这么少,都是男生是不是。在座有没有用暴走漫画的,这个多。有17有没有?你们太好了,有17的不太多。有没有开始翻翻动漫的?好,我知道。有没有拍SNH48的?

SNH48是我们的投资项目。哪里找到这种项目的?SNH48是一个歌舞团,很青春活力,然后很努力向上,天天向上的美少女,不仅会唱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你看吧,我下台了是不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很棒,这是第一点。

但是更重要的是,当我们研究这些95后的时候,怎么这么多人都在用,而且用户的黏性非常高,这批人到底什么地方特别棒?然后它的商业模式是什么?然后让我们突然发现了,他们不但是很有吸引力的,做得特别棒的一些舞台、唱歌、表演秀、上电视、拍连续剧什么都做得很棒。但是仅仅如此我们还是不会投,我们只投那些因为互联网而改变世界的。

那么SNH48怎么回事呢?它的粉丝,它的观众其实不是当场的,绝大多数是在网上虚拟观看的,所以如果今天SNH48在这儿表演,在座可能几百人在看他的秀。

但是实际上虚拟观看的可能会有几十万的,这些观众他们在网上互动,黏性产生的收入可以做虚拟货币,或者可以在虚拟的环境里送一束花给他们的偶像,包括他们的成长,还有彼此的互动,玩的游戏,每天收集的卡片,都是手游、网游变得真实好玩。

它是一种on line的电影,但是落地于一批充满活力的孩子,是可以赚钱,是可以产生收入的。所以它的商业模式是很好。

我们的趋势就是这么研究出来的,从安卓到互联网,到文化产业的投资,就是研究各种行业,研究国外,研究过去的趋势,现在的趋势,看老百姓在做什么?看95后年轻人在做什么?看任何的有引领性的这种用户群,看他们在做什么?学了他们以后,他们可以引领别人进步。

创业者拓展人脉很重要

最后讲一下,美国其实很多方面真的是引领世界的创新,一方面我们很自豪,中国的创业者很棒,中国产生了独角兽,有出了马云、雷军等等的。但是实际上真正具有突破性创新思维的是美国的创业者,他们真的是敢去挑战过去,挑战权威,做过去不敢想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还是很佩服硅谷精神。我们在硅谷也成了唯一一个中国投资者,在硅谷办公司,我们有两个人在那里,他们的工作是挖掘最最最早期的创新思维。然后我们一方面在美国也可以投资他们,帮他们做投融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学习着、成长着,判断过去的趋势。

所以对大家有什么帮助呢?当你要想创业的时候,当然要做自己有热心的,有能力的地方。但是一定要考虑这个趋势是不是顺势而为,那么这个趋势可以根据刚才我讲的很多方法自己来识别一下,这是今天想对我们创新工场讲的第一件事,有一大批分析研究师,去分析研究出来的趋势会是什么?这是一件。

第二件就是要拓展人脉,到处去认识会帮你的产业的专家、精英、创业者、工程师,神人。这个是怎么说呢?其实创业者很多人认为说你是送一个商业计划,然后审了以后就会投资。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做早期投资基本上是不太难的事情。

第一个是趋势,会不会成为一个风头,这个产品、公司干什么?第二个是这个创业者牛不牛。这两件成立了以后,他的第一个产品就是应对成功。

我记得在五年前有一个很棒的创业者来到我们办公室,我们就觉得他的创业当时是不靠谱的,就跟他说不靠谱,不能做,不要做。然后他说我必须要做,你不投资我找别人投资,后来他就找了另外一个公司,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他做了半年失败了。

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这个人很棒,我们当时认为这个人很棒,但是这个产品不行。但是很棒的人,可以把钱用完一半发现产品不对的时候转型做另外的公司,他就做另外一个巨大成功的公司,我们就错过这个机会。并不是说我们一定必然要投这个人,而是告诉我们说,在初创的阶段,一个人要懂得产品更重要,因为人是可以变的。

执行力远比IQ更重要

这里顺便讲一讲,毕业后是应该创业还是应该参与创业?这个其实是因人而异的。那些在读书的时候就有过小创业经验的人,真的分析了趋势,了解了这个机会,找到了一个特别棒的,觉得现在就要做,不做就没有机会了,这些人反而是觉得,我是觉得是可以创业。

但是毕竟这种人属于非常少的少数,甚至如果你回顾六年前,我曾经写过一封信给那些想创业的大学毕业生,基本劝大家别做。

但是过去的几年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很棒的95后创业者,所以我觉得在座的应该是有一些是可以适合应该创业的。而且创业不是说一定要成功,创业如果失败了,其实带给你的是经验。

所以我是觉得说,如果有少数可以创业。但是对大多数的同学来说,虽然有一天你可以创业。但是没有必要在自己经验不足,失败率很高的时候创。所以不妨加入一个可以帮你创业的公司,所以我加入了一个大公司,或者加入一个小公司,在那成长了,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不是一定要加入创新工场,业界的VC,也跟随着创新工场也开始在做校园招聘,我觉得大家都可以去看一看,其实只要是顶尖VC挑选来这里帮助他们招聘的项目,其实都可以考虑,如果你对未来创业是向往的,但是现在可能觉得还没有准备好,你9月15号可以来。

回到刚才讲的题目,就是人才,所以我们认为这些真的最棒的人才,他们实际的执行力是特别重要的,远远超过IQ。IQ当然重要,但是超过了110,超过了120,基本就OK了。

如果你是120,有很棒的执行力,你会比一个170,但是执行力一般的人,我们宁愿投资120。所以IQ高,不见得需要特别特别地高,执行力远远更重要。

这个执行力就是说你愿意把这些事落实,当它发生,从工场、产品到事情的执行,客服。我们见到大部分CEO都喜欢做客服,这就是执行力的一个最好的见证。你有没有爱你的产品爱到你上网去回答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还有一个IQ,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是特别聪明的人往往会有很多点子,点子太多了对创业好吗?其实是不好的,如果你去参加一个大公司做他的首席战略观,点子多了好。如果你要做一个发明家,做一个研究员,去参加中科院做教授,写论文,点子多好不好?非常不好。

如果你在大公司,你作为一个老板,点子多了好不好?当然不好,创业点子多了就完蛋了,因为你创业的时候,你的思维是非常有限的。如果你每天进来一个新点子,最后什么都做,什么都做不出来。

而且你在这边为什么?他们是来专注,是来执行的,如果你要发散的话,那么你希望,因为创业的公司,他其实就是在每一个阶段,能够专注力量,达到一些里程碑,让下一步有人愿意付钱给他,愿意用更高的工资来进行投资他。

所以不专注的话,怎么能够去说有下一步投资,所以专注是非常重要的。而很多聪明人是不专注,所以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明确创业者的一个标准。

但是我们真的是看到了如果你不是特别爱你的产品,不愿意为这个产品的用户百分之超过一百的投入,这些创业者是不行的。如果看湖北人雷军、周鸿祎,他们每次上台的时候,眼睛发出火焰式的光,你可以知道他们多爱他们的产品。所以这是创业者的一个特质,我们就想看到这种特质爱,对自己公司的自信,这些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连续的创业者更容易获得投资

另外一点我想稍微讲一下,现在创业可能比两三年前要稍微难一点,一部分当然是整个资本环境的问题。另外一点,外面创业者很多了,而且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五年前投资的时候,我们还是很难找到这种连续性跟系列性的创业者。在全世界最被VC追捧的一批人,就是我创过一个公司,然后第二次、第三次再创,这些人特别被追捧。

因为第一,他证明了我是不怕失败,愿意去做,我的团队不会被任何人怀疑,我是真的是下了决心,有承诺的要创业,做好。第二,创业以后再学习,成功有成功的学习,失败有失败的学习,走过一次,第二次就好很多。

无论那些创业导师,加速器、孵化器、VC,包括创新工场在内,有多牛,我们没有办法用纸上谈兵的方法教创业者,那么他自己走过一遍更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取代的。所以我们特别喜欢追捧这样的创业者,这个每个VC都是一样的。

在五年前你去敲创新工场,或者敲任何基金的门,大部分都是很青涩的,有刚毕业的,有两三年经验的,各种都有,但是很少看到CEO。现在来敲的门非常多的是CEO,如果你看创新工场、红杉等等投资的各个公司,CEO占的比例是越来越多。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是如果你是第一次创业的话,你很有胆识,如果你觉得挑战太大了,又没有明确的创业点子的话,真的不妨加入这些公司,你如果足够早地加入公司,你差不多可以锻炼你是一个创业者了。

其实创业是一个人的事情,人的素质、能力、潜力是特别特别重要的,而且中国美国都是一样。中国、美国人的创业者的重要性还不是完全一样,在国内我们团队特别重视关注有很好的领导,公司决策等等。在美国可能更重视的是创造力,还有他的合作能力。

所以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创业者,你要自己更多经验,就需要更多的修炼。第三点是帮助这些创业者。我们一旦选到适合投资创业者,一定要尽全力去帮一个公司达到相应阶段的成功。

简单地来说,一旦投了一个公司以后,你可以衡量他的几点,这个创业者在外面是需要9个月,有创新工场就减少两个月,七个月。他需要招一个二十人的团队,在外面要三个月,创新工场可能只需要五个月,创新工场往往有可能招到十个更优秀的人,这就是初步的衡量。

再下一步的衡量,他产品做的过程中,我们有没有给他非常多有见地的建议,能够帮助他产品做对市场,找对方向。

还有我们能不能够在他的产品推出的时候,能够帮他更快地传播,更快地达到更多的知名度。比如说我们在座的王兆辉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的专长就是想各种方法,来帮助一个产品快速成长。所以如果你听过我们投资的小鱼在家,或者我们的智能钢琴,壹枱钢琴。

这些就是肇辉(注:王肇辉是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很巧妙地找到了演艺界的各种大明星,从韩寒到李冰冰,到赵薇,让他们自己爱上这个产品,然后自发地来推动这个产品,经过微博和其他的渠道,不是找人代言,而是说这个产品就是足够地好,然后他找到合适的人才能帮助推动,这也是我们做的工作。

创业者要尽快实现互联网细分领域垄断

过去我们可能会认为垄断者不好,他不创新,他霸占了市场,他会抬高价钱等等。但是其实这个是对过去的世界有一种理解,可能在运营商时代,在服务器时代是这么回事的。

但是我们今天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时代本身就是用网连住了一切,把每一个城市都连了起来。你们可以想象,如果我的微信只能在武汉使用,或者我的支付宝只能在杭州使用,这个产品会有多困难?

互联网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它是一个不分地区、地域的一个最大的网,它既然把整个网连在一起,它其实就是连接了资源提供方和资源享用方。如果你是在做电子商务的话,如果你是在做信息的话,内容的话,就提供内容给内容享用者。

如果你是在做游戏的话,就是游戏跟游戏的玩家。如果你做社交就是人与人。概念都是中间有一个所谓平台,它把两批人结合了起来。那么这种平台,一定是垄断式的是有最大的优势。

所以为了达到垄断的目的,一个公司找到了一个风投以后,达到一定的成功,他一定要非常快速地去融一大笔钱,然后非常有效地使用这个钱,得到有效的用户和有效的成长。

因为最终在这个市场里面,第一名跟第二名他们估值的差别不是50%,100%,可能是二十倍跟三十倍。也就是说那个成功达到垄断平台者的公司呢,他的价值会是第二名的几十倍,甚至可能都没有第二名存在。我们只要想一想,除了安卓还有别的操作系统吗?

除了百度还有,这个不好讲。其实基本上每一个领域,除了微信,还有另外一个社交软件吗?对不对。除了微博,你还有做别的社交媒体吗?其实基本上一个老大,它的成功,是可以在一段时间产生巨大的价值给平台的两边。然后在这一段时间,它可以给自己产生最大的利益。

所以在今天的创业特别重要的就是说,怎么样能做成一个小垄断,然后找到一个成长的模式,让它非常有效地成为一个中垄断,成为一个大垄断。

今天时间有限就不讲很多,还是有问题的,然后自然会有解决的方法。但是那些垄断者,那些业界最有价值的公司,百度、腾讯、阿里,他们其实占有了垄断者的优势。所以作为一个VC,我们特别需要能够识别哪些公司它是找到我们的有潜在垄断领域,然后如何帮助他成为一个小垄断,做成一个大垄断。这个就是我们作为VC得到最大的成功。

95%的创业可能是全部洗牌重来

我顺便提到,还有很多人对创业的误区,我们曾经有一个创业者,我们投资了他,做了一段时间最后有一个公司答应大概两倍的价钱收购他,最后谈砸,公司也没做好,最后变成零倍。

本来这个投资我们可以赚两倍的,后来因为他自己的种种错误,造成公司一文不值。然后他把公司关了以后,就跑到我办公室来,李老师,我对不起你,拿你的钱把你都赔掉了,我真是要想尽办法要偿还你什么什么的。然后我就跟他说,这个不要在意,为什么不要在意呢?

我解释我们投资的模式,我们投资的模式不是就投一百个公司,希望都能得到两倍的回报,或者一半两倍,一半三倍,或者一半两倍,一半四倍,平均三倍的回报,不是这样的。

我们投资一百个公司,我们所有的回报可能是来自五个投资,这五个投资可能会给我们二十倍到两百倍的回报,这是我们早期VC所做的事情。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在一百个公司里,不断地push,把里面的五个能push到二十倍到两百倍的回报。

你想如果达到20倍的回报,这五个公司不就把我们全部投资钱偿还了吗?如果得到200倍的回报,不就赚了十倍了吗?我们整个基金投资就来自于那5个特别棒的公司,也许是独角兽。

另外95个公司,就都当多交学费,当然这95个公司里面,能有十个会赚个三倍、五倍、十倍。可能有二十个会赚个一倍两倍。可能就六七十个会倒掉,但是这些都无所谓。

从我们的观点来说,我们就是要把你拧成一个独角兽,成功了就很棒,不成功没关系,我们交了学费,你交了学费,只要到时候一句话我停止,就是听到的很悦耳的音乐,这句话是什么呢?李老师,我这次失败了,下次我还愿意拿你的钱,这句话就是我非常愿意听到的。

因为我们投资失败了,我们绝不认为说我们赔了一百万美金或者是,这真的不重要,我们整个行业模式不是这样子运营的嘛,我们交了一百万的学费让他学,只是他如果下一次还能拿我们的投资,他这一次可能是5%能够成为独角兽,那下一次可能就是10%了,所以他只要再给我们机会,我们就会有更多的回报。

所以这整个投资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他鼓励着我们做投资的人,成为一个不畏惧失败,然后继续地鼓励创业者,然后让他们得到最好的学习,就是经过自己创业,然后成为成功者,然后希望他们还会给我们再投一次这样的荣誉。

所以如果你们考虑创业的话,如果你要找一个好的投资者的话,他们是会用这种姿态,这种眼光来看你。而不是说我是你的,我给了你一百万,你最好赶快还我一百万,或者两百万,这种天使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业界最好的投资人。业界看到很多很好的投资人,他们的心态其实都跟我是一样的。

所以整个早期投资,它本身就不是一个线性的事情,它是一个少概率得到最大的回报,失败的概率是很高的。所以同时你们也可以想一想,这是不是你们想做的事情?

从创业,把自己最珍贵的三年到五年的时间投进去,只有5%的可能得到一个很大的成功。然后呢,其他95%可能就是全部洗牌重来。

你们可以每天看着马云、雷军,说这是我的偶像,我要做他们这样的事情,你还是真的要考虑一下他的成功的概率跟你是不是可以接触?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那我还是鼓励你去做。

这六年来我学到很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其实创业者的素质很大程度是与生俱来的,不见得真的是哪天就决定的。但其实今天在座的每一位,你们心里大概知道你适不适合创业。

很多同学说,李老师,你帮我分析一下,我是应该创业呢,还是应该就业?我要不要出国回来再什么?还是我应该创业,创业对我合不合适,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背景。

我每次都想回答,但是不太忍心回答,我的回答是,如果你还要问的话,那就不要创业。那些真正成功概率最高的人是不需要问这些问题的。

因为很多同学也在想,希望我谈一些创业之外的问题,所以这个也谈到一下。如果你在考虑要不要创业,真的创业不是适合你的。虽然现在我们看到克强总理提倡的全民创业,但是创业有很多种不同,开个宾馆也是创业,做个服务业也是创业,你去租辆车把这个优步、嘀嘀什么全部挂起来,这也是创业,你在淘宝开个店,这也是创业。

这一类的服务型的创业跟我们是不一样的,这个失败概率会更低,更多的人可以去做,所需要的能力也不会那么高。

但是其实我相信总理所说的全民创业,应该是包括了两种创业,一种特别难度,5%成功独角兽的创业。还有那些更广泛的创业。这两者结合起来,我相信确实是推动中国经济非常好的方法。但是有些人误解说,每一个人都要去做一个腾讯,这个真的是不太现实,我也真的不鼓励每个人去做。因为那些成功概率真的是零的人,他们去做其实是增加社会成本,应该让那些有一点成功概率的人去做,5%可能能做成功,这个是非常值得的。

国外游说是要成为有世界观点的年轻人

那么今天创业谈到这里,下面我就稍微谈一点我给那些不见得想创业的同学心里有一些问题,尤其是刚才很多人在出国这个问题上举了手,我想稍微谈一下,如果你们觉得还要求学问,创业不是我想做的,或者至少现在我不想做,大家考研,我该在国内读还是去国外读。

总体来说,我是非常赞成更多的人考虑出国,这并不是说要认识外面的人。但是我们有时候真的要考虑到美国大学的成功,是来自过去一百多年的努力,然后慢慢地发展起来的。很多人说读哈佛值不值得?如果你实际去算一算,我两个女儿都在美国读大学,学费是很贵。

但是她们学校经费是透明的,你可以看得到,他在每个学生身上花的钱是学费两倍到三倍,因为这些美国,尤其是比较顶尖的学校,会把自己的各种经费,把校友捐赠都投在学生身上。这样的一种奢侈型的教育,是在美国之外的国家很少能见到的,顶尖学校之外的很少能见到。

其实美国的学校对全球的学生,包括中国的学生,还是开放的,所以如果你有机会能去一个顶尖的美国学校学习的话,这个机会还是值得珍惜,值得考虑的。

当然这不代表说出国就不要回来,甚至我相信大部分人出去后都会回来。但是出了国这一趟,我觉得第一个简单的理由,就是能够去享受美国纳税人跟美国慷慨捐赠人给学校那么多的资源,做奢侈型的这种顶尖教授给高薪,然后让他们来教,这真的是一个很值得学习的过程。

另外,我觉得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是充满偏见的,而今天我们每一个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需要发展自己的世界观,因为世界是连接起来的,了解世界是重要的,看问题要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无论你是在中国或日本,或者美国长大,这个国家一定会把他的做事方式灌输给你,这是每个国家都做的,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实际上看问题是有很多观点,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你问我说李老师,怎么去学世界观?还真没有方法学世界观。

想学世界观真正唯一的方法就是出去看看,出去看看的时候不能只说我去读一个学位,上几堂课,读完了就回来。要充分地去进入那个社会,了解他们是怎么考虑?你不必同意他们的思考,但是你要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这样的话可以让你发展你自己的替代性思维。很多东方教育的一个问题就是把很多问题都讲得是非黑即白。

但世界上大部分的问题都是有很多答案,有很多人跟我说,中国的古书我读了这么多,全部的智慧都在这里。其实西方的古书也有很多智慧在里面,而两套古书思考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我非常地幸运,我接受了中国式的教育,读到小学,然后还很爱读书,看了很多古文。然后到大学的时候,我读的美国大学,就逼着我大一大二的时候看了两百本西方的哲学文学,读的时候有点痛苦,很枯燥。

但读完了以后,我觉得整个思维就开阔了,很多人就问我说,你作为一名理工科,你写什么书?做什么演讲?哪里学来的这都是?其实很大的程度都是我自己爱读书,还有在美国接受人文教育被灌输了这么多本书达到的这样。

所以如果你有幸出国的话,千万不要把它当做一个任务读完了就可以。我刚从美国、英国回来,见了很多当地的学生,他们很多跟我说我出国没什么差别啊,男生打游戏,女生看韩剧,整天刷微信,除了上课之外,好像跟国内是一样的。

我就跟他们说,你们这出来的时间都浪费了,父母辛苦赚的钱送你出来,不是要你在国外去刷微信,看韩剧的。父母钱赚的钱是真的希望你成为拥有世界观点的年轻人,所以这是可能今天我想讲的第二个建议。

但是当然出国有几个前提了,家里的经济环境要是合适的,因为出国还是很贵的。然后你自己的新环境的适应能力,学习能力要是足够的。然后你自己要下定决心,出国我不是就去宅在家里每天刷手机,而我真的要是去了解那个社会。

如果这几个前提是OK的话,我对那些想出国的同学还是非常鼓励的。当然出国就要进一个比较好的大学,我觉得美国的前五十名,欧洲的前二三十名,都是值得努力的对象。当然不代表其他的就不可以,但是只要在这个类似里面,我觉得都应该值得考虑。

其实每一个人的未来都把握在自己的手里,你自己想做什么事情,真的是你自己心中才最清楚。我相信在座有些可能适合做创业,有些适合就业,有些适合公务员,有些适合国企,有些适合外企,有些适合留学,有些适合在国内读研。

我讲的创业跟出国这两个方向,绝对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好好地思考,因为大学毕业的这十年,其实真的是你们的黄金时刻,因为在这十年,大学终于把你培育了出来,你有一套学习的能力,然后你的人生的时间还不会被很多婚姻啊,孩子,房贷,车贷等等所烦恼,你可支配的时间是非常充裕的,你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所以这十年的时间,无论想做什么都应该思考清楚。所以大家还在读书,应当还有很多的时间,我相信如果每一个人把自己每天想做、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之后,稍微留点点时间思考一下未来的方向,因为这十年的时间如果浪费掉的话呢,是很难取代。

以下是李开复与学生交流环节(部分):

主持人:相信大家在听了李老师给我们做了这样一个交流跟分享以后,还有一些所思、所想、所感、所悟,接下来进入到今天的提问交流环节。

提问女:李老师您好,我是广播电视学院的学生,我想请教您一下,您对新媒体有何了解?您对新媒体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前瞻性的预测?或者说你预测的趋势是什么。

记者要有独特价值 否则会被工作机器取代

李开复:关于新媒体,我们在座有一位特别能干的新媒体人,他的名字叫做雷建平。他所做的雷帝触网是我们每一个科技界的人必读,所以如果你们微信还没有关注雷神触网可以关注。

其实建平有个有趣的例子,他在某某大网站,腾讯做记者,但是我们在创新工场看到的是,几乎整个媒体界的科技的记者,优秀的全部跑掉了,有些去创业了,有些被挖到新媒体了,有些去做公关了,有些做投资了,创新工场就雇了好几位优秀的记者。

但是我看到这么多记者里面,我还是很钦佩唯一一位还是坚持在腾讯做的,那么我想他坚持下去的力量应该让他自己回答,但是我会假设是因为他可以做新媒体。

因为他不止在腾讯做,腾讯还很慷慨的让他自己有微信公众账号写文章,而且让别的网也能够转发他,他觉得这样是他传播的力量是非常大的。

所以我觉得做媒体呢,真的首先的警钟就是说,过去这五年,李开复认识的优秀的科技记者几乎全跑了,这个对我们做记者是代表什么样的一个挑战和现象?

但是我们看到业内有一位留下来了,然后他进入了新媒体,然后做得非常棒的有巨大的粉丝群,包括我们这次见到的几个武汉的市领导,都每天读雷建平的文章。所以这个告诉我们做媒体,做记者还是非常有希望的。我个人认为其实新媒体也好,旧媒体也好,内容还是王,谁能写出最好的内容,总有他的生存成功之道。

但是我们同时要考虑到,在我们记者受过训练之后,还有一大批机器人在受训练,昨天百度世界看到好多新的技术出来。记者可以写文章,机器人可以写,我们看到了AP、美联社,90%的文章都是机器写的。我们看到了前几天是哪一个美国媒体,大量地裁员,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机器会写这些文章,你做新闻传播的想一想,我的工作机器可不可以代替?

如果我只是传一篇文章,我认识有一些科技界记者,如说七八年前,就是在网上看一看,这边抓几句出来,然后问问朋友,在网上把这些博客弄一些,一篇文章就出来了,某某公司今天公布财报,因为他前几天宣布一个产品,然后产品被谁谁谁批评了什么,就出来一篇文章。

这样的文章需要人来写吗?机器可以写的,所以如果你决定进入媒体,如果你真的相信内容为王,那你就要做一个王的内容,就要做一个机器不能写的内容,就要写深度的文章,就要挖掘,就要找那些找不到的东西。

就要把这个当作你的人生去撬进去,每一篇去想尽各种渠道、方法,找到那些一般人在网上找不到的内容,然后把它产生出一篇人家读了会说,我读这篇文章学到很多东西。

所以我觉得要做记者的话,就要抱着这种心态,抱着这种我要学习纽约时报,愿意花一个月的时间让记者写一篇深度的调查,要学习像财新这样的媒体,胡舒立他是同意他的员工花很长的时间去深度的理解调查。

这些东西是机器取代不了的,所以要走入新媒体,就让自己有特色,做机器不能做的事,然后让自己能产生别的机器都产生不了的内容。其他的都会被时代淘汰,现在请建平补充几句。

雷建平:今天很激动能在这个场合中跟各位一起交流,我是武汉人,我在腾讯科技待了八年的时间,这么长一段时间,我从从业以来一直做的是媒体的工作。

像我做了八年后,我的同行基本上都已经转行,转行原因很简单,也就是说做媒体是一个很穷的职业,很多人是把媒体当做跳板,转型去做投资人,或者去创业,也能拿到很多的融资。

比如说我们这里面的一位从记者转型非常成功的案例,就是王肇辉同学,他就是创新工场的联盟创始人,他抓获了一次机会,现在在行业里面发展得是非常不错的。

我就谈一谈关于为什么要坚持做媒体?开复刚刚提到,媒体行业它是很大程度上被机器所取代。但是为什么我能坚持下来呢?大家会想到一个东西,机器能取代的只是一些非常常用的一些东西,比如说上市公司他会发季报,发的季报它这个数额是定的,像这样一些很基本的工作,这些是机器所能取代的。

但是有一些东西它绝对是机器不能取代的,比如说每个公司它都有最新的新闻,比如说作为记者的话,第一时间就应该去挖掘背后的一些东西,包括主动和CEO,和这些高层去挖掘。

比如最近的例子就是酷派和360的例子,大家都看的是一个消息,但是有新闻理想人他就会去挖掘背后为什么周鸿祎会和酷派的高层决裂?这个绝对是机器无法取代的。而且从另外一方面,记者是很容易遭遇到瓶颈的,比如说我在腾讯八年,我的岗位一直没有变化。

但是很多人在企业里面,可能一开始是一个普通员工,但是很快的时候他可能就升为高层,或者是创业,他的薪水也能获得一个爆发性的增长。

做记者这个行业,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不是一个行业,却是介入所有行业的最好敲门砖。比如你一直用心地去做新闻,做到一定程度,你就很容易被像开复老师这样的大人物所欣赏。

因为在这个时代,大家太需要有真正新闻理想人去做媒体的报道。这个行业需要有像华科这样好的学生来把这个行业做大做强,让投资人,包括让创业者,尊重我们这个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