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们眼中的《创业时代》成为秋冬荧屏上的焦点

有一种声音说:焦虑、躁狂,永远停不下来,是创业者的宿命。

畅销书作家付遥在小说《创业时代》的楔子中,写着出自马云的一段话:

“创业就像上山打野猪,一枪打出去,野猪没死冲了过来。把枪一扔,往山上跑的,是职业经理人。子弹打完了,把枪一扔,从腰上拔出柴刀和野猪拼命的,是创业者。创业者逃无可逃,只能血拼。”

近日,改编自付遥同名小说、由华策影视出品制作的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剧《创业时代》正在热播。全剧取材于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历程中惊心动魄的一些瞬间,描摹了一个风起云涌的众创时代。

几位视乔布斯为人生偶像的中国年轻创业者,在强敌环伺的战局中坚守梦想、锐意革新,虽九死一生,却百折不挠,创造着属于他们的奇迹。

题材的稀缺性、内容的现实性、话题的联想性,让《创业时代》成为秋冬荧屏的焦点。

一个值得玩味的反差是,当一些观众认为这部剧从人设到剧情都稍显“悬浮”,甚至冲着这一点就去豆瓣打出低分时——绝大多数的创业者以及他们的见证者却给予了高度认可,表示每每总能被戳中痛点、泪点以及燃点,更禁不住泪流满面,哭了,又笑了。

作为创业圈的一份子,他们很想借此告诉大家,这是一部被豆瓣严重低估的好剧。真实的创业故事往往比这更狗血、更夸张,因为创业本就是件极其残酷而复杂的事情。

这世界,终究是被少数像疯子又是天才一般的人推动前行的,他们与众不同,也注定成为不被大多数人理解的孤独着的少数派……

这不是一个人的创业故事

而是一个时代的创业人生

因为《创业时代》,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这样一类人群——连续创业者。

百度百科给到他们的定义是:成功或失败地操作过不止一个,是两个、三个,甚至更多创业项目或者商业模式的一批人。

据说,中关村创业一条街的广告牌砸下来,砸到的人里面10个人有8个是投资人,还有2个是CEO,但这10个人都可能是连续创业者。

在这群人中,连续成功的当然是凤毛麟角,更多的人则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倔强着爬起来。哪怕被现实的高墙撞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也熄灭不了他们内心的火焰。

郭鑫年,这个富有野心的IT软件工程师,无疑就是他们之中的一个浓缩的符号。一出场,就是个创业路上的loser形象,妻子和他离婚,公司破产,满心欢喜带着“动态密码”的创意去找洛菲斯谈投资,人家却认为毫无价值。

没关系,再来呀!

然后,才有了魔晶——一个让商界大佬们坐立不安的现象级产物。为了这个心血炼就的“孩子”,尽管电脑被竞争对手打砸、差点被恶意车祸撞死、父亲骂他是废物点心、兄弟背叛、投资人几度动摇、大佬们轮番商业绞杀……都弄不死他坚硬如磐石的信念。

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作者由是回忆起自己的三次创业经历:

第一次创业,兜里揣着几百块钱跑到外地找人谈判,晚上住在40块钱一晚靠火车铁轨的房子,因为梦想整晚睡不着觉,后来事实证明彼时的梦想不过是个笑话;

第二次创业,公司账上只剩3000块钱,召集员工开会的时候哭泣到失控,有些员工说不要工资也要继续跟着干,可是,于心何忍赔上他们的当下与未来?

如今为了心中的执念,还是选择了更为艰难的创业路途,“其实,创业不可能只是一次、两次,它更像一种状态,像一种人生,叫创业人生。”

《创业时代》里,第一次交手失败时,罗维问那蓝,郭鑫年为什么会赢?

那蓝说:“他是属王八的,咬住了就不撒口,连老天爷都拿他没有办法,这就是他为什么会赢。”

剧中郭鑫年的一句话,你可以理解为是乔布斯的中国信徒们对他的致敬,也可以看成是互联网滚滚浪潮之下,一代年轻人们的时代宣言:“你说咱们这一生,真正拥有过的东西又有什么呢?我想起乔布斯的一句话,当时他被查出癌症晚期,别人问他,你担心你的生命已经很短暂了吗?他说我不担心,我已经知道了我人生的任务是什么,我就是要用科学技术,用我的智慧,用我的能力,在人类的文明史上,钉上一颗钉子!”

是啊,即使前面白骨累累,依然有这些人在踏尸前行。创业者的身上,闪烁着这个时代最迷人的光。

正是浮夸让他们出众

郭鑫年有点儿轴、一根筋,是个堂吉诃德式的理工男,同时被一些观众诟病为“情商低”“自大狂”“不可理喻”,还有那么点“暴君”气质。他性格偏激,一言不合就拍桌子,即便面对好兄弟,也说骂就骂。

但不知有多少人知道,乔布斯也是位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的怪才。据前苹果Safiri浏览器开发负责人Francisco Tolmasky 称,乔布斯就是一位脾气暴躁的独裁者。

马斯克的性格也好不到哪儿去。《财经》杂志评论——比起中国创业者们小心维护自己的形象,马斯克是残暴的、强大的、脆弱的,但也是真实的,他有着“疯子”与“天才”兼具的硅谷气质:“Don’t be nice, be real”。

亦有科学研究表明,这类气质是创业群体的广泛共性。创业者比普通人情绪更不稳定,他们精力充沛、积极进取、富有创造性,但是这些优秀素质的反面,就是轻度狂躁症。

John Gartner在著作中如此形容——他们就像边境牧羊犬一样不得不奔跑,如果你把它们关在家里,它们就会开始撕咬家具。它们会发疯,窜来窜去。

轻度狂躁的创业者们,需要忙碌起来、活跃起来。永远不甘,始终不满,没完没了的可劲儿折腾。

他们叫嚣着要把海水煮沸,要么征服星辰与大海,要么被巨浪拍死。

郭鑫年的鸡血语录,足以让创业者们连续好多个夜晚都兴奋到失眠——

“人生只有一次,如果不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活,那才是最大的失败!

“我要上九天揽月,我要下五洋捉鳖!”

“五分钟决定不了的事,我从来不做,重要的事情,都是一分钟决定的!”

“我们是移动互联网,宁可在台风里放猪,我也不在盐碱地里种庄稼,为什么?因为在台风里,猪都能飞上天去!”

郭鑫年还说:“我这个人,就是不懂得克制,知道我最烦哪一句话吗?平平淡淡才是真。羊也平平淡淡过一辈子,牛也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到最后还不是被别人宰了,也没看出什么真来。”

正是这种浮夸,让他们出众。

自称从事互联网行业已经十年的豆瓣网友“鱼儿”颇能理解这种感觉:“天才很多都是疯子,做互联网的天才更是疯子中的疯子。”

当魔晶、狐邮、捷迅三家公司共同去争取洛菲斯投资机会的时候,所有演员的表现将人们带入了那个充满欣喜、无助、惊讶、嫉妒、佩服、欣慰等各类情绪火花四溅的反应场域,那是三拨创业者内心集中喷薄的火山口。

“我看到郭鑫一秒钟之前还像霜打的茄子一脸的沮丧,看到下载量后的情不自禁的流着泪水演唱《回到拉萨》;我看到高迪、卢卡等人喊着站立,高兴这些来之不易的成果;我看到罗维和金城失败后的沮丧和不甘;我看到温迪的惊讶和绝望……这段群戏,是我个人目前看到这部剧最好的一个情节”,“鱼儿”说,这让我想起之前一个朋友创业时候的事情,基本和这个如出一辙。

魔晶团队得到风投后,几乎所有人都疯狂挥霍、显摆,这个桥段被很多观众鄙视。但是“鱼儿”想说,“这个桥段反而是最贴近现实的。因为疯子们做的,就是那些普通人想不到他们却想到了、普通人不敢做他们却敢做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不理解,只是因为我们不了解。抛弃那些个人偏见,你或许可以发现世界的另一面。

在小人物的赞歌里

找到自己和未来的样子

《创业时代》到底是怎样的电视剧?

在一些观众眼里,是存有bug脱离现实的偶像剧,或者充斥浮夸演技的大雷剧,很多人看了几眼,找到可以嘲讽的地方就心满意足地关掉,打个低分,骂完演技和剧本,就爽到了。豆瓣网友“梦呓”却觉得,无论是自己现实生活中所认识的创业者,还是过去就职过的创新型公司的Boss们,都能在这部剧里找到对应特征。

“梦呓”把这部剧看作是小人物的赞歌——一个和你我都有关联的众生像,“也许你是郭鑫年,带着改变世界的梦想开拓耕耘;也许你是卢卡、杨阳洋,相信理想主义并愿意为之燃烧青春;也许你是那蓝,公正、积极,不希望这个世界被旧秩序主宰;也许你是罗维,顶着压力屈服现实,必须做出违心的事情……这些人物看似离我们很远,细看其品质,都有生活中的影子。”

网友“七月”以《头破血流的年代,奋不顾身的我们》为题,表达了对这部剧的强烈共鸣:“我们所选择走下去的路只会越来越难,直到我们彻底挂掉的那一天。

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要很正能量很坚定地说出那么一句:我们选择不了自己的出身,但可以选择自己要走什么路,成为怎样的人。成为郭鑫年这样有激情、有梦想、玩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又不能走错路的人,真的很难,可是终有一天,你会发现,如果你也有梦,你也想要一个不凡的人生,你就别无他选。”

剧中卢卡的原型人物黄何表示非常喜欢《创业时代》这部作品,不仅是因为自己的这一段创业故事被记录了下来,更因为这部作品想传达的创业精神。

“创业为梦想者而生,人生也因创业而鲜活。互联网创业从来不是几年前的事,当下仍在发生,每天都有无数有想法的年轻人,会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而成为一个创业者,不断努力着。”

许多追剧的创业者们希望,更多人可以在这部剧中找到角色的共通之处,被感动到、被激励到,可以看到自己和未来——不虚度人生,去热血沸腾,朝着时代的光,去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