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其实比年轻时候更适合创业

科技行业吸引着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才。科技中心以及投资者,已经成为雄心勃勃的创业者追寻的麦加,来实现他们的创业梦想。对许多人来说,投资界已经开启了他们的梦想:许多雄心勃勃的20多岁的年轻人已经获得了资金支持,试图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盖茨、布林或佩奇。

不幸的是,40多岁和50多岁的年纪较大的企业家不容易筹集到资金。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前0.1%增长最快的企业中,创始人的平均年龄为45岁。在不同的高科技行业、创业中心和成功退出的公司中,平均年龄仍然保持不变。一名50岁的企业家是一名30岁的企业家创办一家成功的公司的可能性的1.8倍。而那些通过IPO或收购成功“退出”的普通创始人的平均年龄是46.7岁。在他们所有的发现中,研究人员只发现了一组创始人平均年龄低于40的:风投支持的公司。

扎克伯格、盖茨、布林和佩奇在20多岁时创建了他们的高增长公司时,而许多其他的企业家在30多岁的时候创建了他们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马克•本尼奥夫在36岁时创立了Salesforce,但被硅谷的风险投资人拒绝了。Lew Cirne在38岁时创立了New Relic(我的公司是他早期的投资者之一)。Aneel Bhusri在13年前创立了Workday,当时他39岁。Lynda Weinman在40岁时创立了Lynda.com网站,然后在60岁的时候以1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

从我所看到的情况来看,增长阶段的投资者不太可能根据创始人的年龄来放弃高潜力的投资。

在这些阶段,决策的依据是市场规模与公司收入的数据。没有人会放弃一家年收入翻倍的公司。

只有在非常早期的投资阶段,在必要的时候,决策才更多地基于主观因素,比如对创始团队的信心。我认为,非常早期阶段年龄大的创业者容易被拒绝是基于人们对他们生活阶段的假设。下面是我最常听到的假设——以及我认为投资者应该摒弃掉这些看法的理由。

假设1:只有年轻人才会愿意燃烧自己

许多投资者认为,对于年轻的单身创业者来说,干扰他们工作的事情更少。他们希望创始人能不停地工作,没日没夜的工作,以实现他们的梦想。

但是我发现年轻的创业者比年长的创业者更有可能全天候工作,这并不总是一件好事。

当我刚从大学毕业进入微软做工程师的时候,我每天工作18个小时。我的老板则更有经验,他通常在早上8点到办公室,下午5点离开。他在这段时间写的代码比我在18个小时里写的要更好更多。经验决定效率。正如Steve Blank所写的,“努力工作不等于聪明地工作。”

假设2:只有年轻的创业者才会打破常规,敢于想象

许多投资者认为,年轻的创始人不受工作和生活经历的羁绊,敢于做梦,因为他们的想象力不会被现实束缚。投资者认为,创始人的“天真”能够让他们敢于追求,并最终实现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观点是,“天真”是一种心态,而不是一种只有某个年龄才固有的性格特征。如果他们用心去做,任何人都可以是“天真”的。年轻创始人的“天真”可能是无意识的,这仅仅是他们缺乏经验的结果。另一方面,年长的创始人可以选择有意的选择保持“天真”,在他们的经验偏见和解决方问题的开放心态中寻找到一个平衡。年长的创始人不会把困难的挑战当成放弃的借口,而是直面它、追求它。他们知道这些挑战可能很难解决,但这也会让解决问题变得更加令人振奋。

认为年轻的创业者才具备“天真”的特质,从而否定年长的创业者是存在缺陷的,在考虑专注于企业的创业公司时,这种做法则更加错误。考虑到声誉、绩效和安全问题,企业客户是众所周知的风险规避者。对于专注于企业的创业公司来说,企业客户的这种风险规避是需要克服的一个巨大障碍。最有可能成功的创业公司领导者,是那些表现出超凡能力和的良好行业知识的人,或者是已经被行业所熟和认可、获得了客户信任的人。基本上,经验丰富的创业者更有可能创建成功的企业创业公司,因为他们更有可能在一开始就有工作经验来判断市场。

说到经验,在管理技能、道德责任意识和培养、管理和留住高绩效团队所必需的团建技能方面,还有很多要说的。在20多岁和30多岁的时候,我有两次创业经验,我可以明显感觉自己第二次创业时更强。

假设3:只有年轻的创业者才有能力放弃高薪和诱人的福利。

在所有的假设中,这个是最可信的。像硅谷和纽约这样的科技中心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昂贵的,但对有家庭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抵押贷款、房租、儿童保育和教育都是他们要考虑的。一个年轻的单身职业人士可以选择和家人住在一起,或者也可以选择租一间公寓,在设计初始产品的几个月只吃拉面。但对于一个有家庭的创始人来说,要这样做不太现实。即使年长的创始人有六个月的财务缓冲来为自己的生意做准备,但是一旦产品结果不满意,缓冲消失,他们也会遇到很多麻烦。

尽管我认为,生活成本问题会让一些年长企业家推迟创业愿望,但我不认为这些担忧会阻碍投资。我担心,太多有前途的年长创始人没有足够的资金来使他们的企业存活一年或更长时间,因为早期投资者不愿意支持他们的创业梦想。

需要说明一点,我并不是在抵抗年轻的企业家。相反,我希望那些寻求早期投资的年长的企业家能给我们投资人一个机会,我希望种子投资者和对偏向年轻人创业者的风投能更开放。

从我的角度来看,年长创业者拥有的经验所带来的好处大过他们身上存在的风险,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这些风险因素甚至都不存在。

我们的世界需要更多具有创新精神的创始人来解决他们在生活经历中沉淀下来的、他们理解的现实世界的问题。整个科技生态系统需要所有聪明的、创新的人才——无关年龄。


返回顶部